2009年

清光緒三十二年(西元1906),正式停止科舉,結束了自明代以來以八股取士的考試制度,也終止了這錮蔽文明的一大根源。辛亥革命後,文教界的大變化:如廢經學、全面引進西方教育制度、五四運動等,接踵而至。在當時驚濤駭浪,列強侵掠,岌岌可危的國是中,這大概是絕對需要的改革,也是對千萬知識份子的思想解放。

近三十年,國家經濟改革開放,碩果炯然。在當前國際金融海嘯中,中國雖只是一個發展中國家,卻儼然已成諸國企望,支持全球經濟穩定復甦的磐石。與百年前國勢,自不可同日而語。

然而,在這近百年的動盪,及近期的發展中,我們的民族也陷進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文化斷層。

眾所週知,當今傳統道德、禮儀,甚至語文等均每下愈況。經過百年教改,現代人民對我國傳統文化的認知,實是二千年來未見的嚴重貧乏。

同時,在當今因科技、國際貿易、傳媒、互聯網等形成的所謂「地球村」中,我們遭受的外來文化衝擊,也是前所未有的強大!

當然,外來文化並不可怕。數千年來,我們也曾不斷接受外間文化的交流。以往,最終都能把它融匯,而成為豐富我國文化的養分;並且更能把它發揚光大(如佛教文化)!但這融匯能力有一先決條件:就是人民本身對自我文化必需有一定程度的認知,否則「虛不受補」,外來營養反可成疾病之源!

緣此,我們實須冷靜、客觀的反思這百年文教改革、發展的得失,以尋找一條合符人性、合符實際的康莊大道。

「極高明而道中庸」。中庸之道是我國文化的深邃之精華。

我們認為,科舉可廢,該廢;但傳統文化及典籍不可廢。白話文可提倡,該提倡;但文言文不可斷,畢竟,要掌握典雅暢達的白話文,文言文根基是最佳法門。西方文化可學,該學;但我傳統文化更須學習、傳承,固本培元,方能融匯貫通,承先啟後。

因此,本會自成立以來,致力推動「全民經典」活動,冀以重拾我文化,以闡古佐今,肇體大同。我們以「兒童讀經」為始;以「終身學經」為過程;以「以經行世」為目標。畢竟,經典之用,終在乎「行」。「紙上得來終覺淺,絕知此事要躬行」。

數年來,我們欣喜的見証了這一活動漸被認識,認同。在香港,參與「兒童讀經」的學子穩步有增,今已愈萬人。在國內的發展更是迅速驚人。

我們也看到不同的有知之士,也用各種形式推動學習我傳統文化,如香港大學漢語中心在中、小學推動的「中華文化教學研究及實驗計劃」等。這都使我們感到「德不孤,必有鄰」的鼓舞。

為了進一步深化這「全民經典」活動,我們今年和香港大學漢語中心合辦首屆「經典翹楚榜」經典知識評核大會,以給讀經典的朋友們一個具體的認証和鼓勵。

類似活動在海外已行之有年。台灣地區的「全國經典會考」已迄第九屆;大陸個別城市,星、馬等地也有「小狀元」等活動。我們虛心的向這些前輩們學習,從而設計一套較適合我們社會的制度。

「經典翹楚榜」不是傳統考試(由考場出題,考生應考),而是由應評者自選評核內容。

我們也不稱「狀元」,因為我們絕無意提倡或鼓勵復古科舉制度。

我們也不強調「小」;雖然「兒童讀經」是我們的主要活動,但我們認為幼、少、中、老人均可讀經,均應讀經。

我們選名「翹楚榜」,因為相信誦讀、學習經典能提升人的素質,而成翹楚。況且,能參與這評核活動的朋友,也可算當今芸芸眾生的翹楚矣乎!

雖是首屆舉辦,籌備也頗倉促,但反應亦強差人意。在香港,參與人數約1200人,其中絕大部分是幼稚園及小學。年紀最小的只二歲多,而亦能合格「一級」程度!程度最高的是11歲的同學,獲評「十一級」,表示他已能純熟背誦超過一萬字的經典。另外,一些深圳的朋友,也聞風積極支持,約有280位參加者。其中最高程度的是一位25歲的青年,達131級!

這是一個令人振奮的開始。展望未來,我們將每年舉辦此活動,並將逐步擴展範圍到國內及海外其他地區,以便互相交流,勉勵。

這次活動,得到香港大學漢語中心的支持,很多熱心的國學老師為我們擔任評核,及一群不辭勞苦的工作人員和義工籌策,我們深表謝枕,並對他們致崇高敬意!

藉此首屆「經典翹楚榜」圓滿功成,喜賦一律:

愧澤炎黃德厚陰 神州寶鼎痛何尋 猶存典籍充庠院 卻窅文星誦琅音

百歲應醒胡蔡夢() 千秋尚敬道儒心 還從稚種山蹊闢 頃躍龍淵紫氣吟

(注:胡蔡 - 胡適之、蔡元培諸子,倡白話運動,而我典籍沉沒近百年矣。)

是為禱。

國際經典文化協會主席 溫金海謹識

二○○九年二月二十八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