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

(2012)年,在國內,有數十所大學同時都慶祝六十周年校慶。

事出有因。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年成立之初,實行「向蘇聯一邊倒」的政策。1950年開始,數萬名蘇聯的專家們,來到中國,全方位的指導以「蘇聯模式」建設新中國。其中影響最深遠的範疇之一,是我國教育政策的大調整。

1950年68日國家召開了「第一次全國高等教育會議」。當時蘇聯的首席教育顧問阿爾辛杰夫宣稱:我國當時的大學,教授自然、歷史、文學、社會學等,以培養博學通才宗旨,是「大而無當」的,只對帝國主義有利;故需全盤改革:以培養具體的專門人才,如工程師、醫生、農業專家等為目標,一切以實用為主,為革命服務云云。

因此,在1952年,落實了大力改革大專院校:關閉所有私立大學和教會辦的大學,大幅減少綜合性大學,大幅增加工學院和師範學院等;數十所新的公辦大學遂應運而生。60年代初,中蘇關係惡化而合作中斷,但教育思想、體制和模式,卻至今仍受影響。

因果不爽。一甲子來,我國積極推行以「實用主義」為指導思想的專才培訓教育,現今社會不乏各式「專家」。數十年來,政府投入教育的資源不可謂不多,而在量的方面,功效也甚廣:現今教育的普及程度,亙古未有;在經濟、建設、科技、外交等各方面,均取得大成就,而國力倍增。

我國傳統文化對教育的思想,有極深刻的體會。《大學》:「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,在親民,在止於至善。」教育之道,首言「德」性,再推己及人,以臻大同、至善的境界。《論語》:「志於道,據於德,依於仁,游於藝。」學問之道,自需要知識、技能(藝),但「道、德、仁」是本;「藝」是末。

近代教育學者如陳鶴琴老師、唐君毅老師等,均指出教育的本質是教人「做人,做中國人,做現代世界的中國人。」以人格培養,文化傳承為本,通識學問不可偏廢,但究竟是末。

捨本逐末,故這種「實用主義」思想也影響了整體社會風氣。在物質飛躍發展的同時,中華傳統文化的斷層,每下愈況。社會道德、價值觀、文化傳承等,均令人擔憂、握腕。我們傳統上嚮往,允文允武,出將入相的通才、及經綸濟世的國學大師,在現今社會,似付諸闕如。

中華傳統文化畢竟根深幹茁、傷而不亡。易曰:「冬至一陽生」。十多年前,愈來愈多有識之士倡議以不同形式學習傳統經典文化,亦藉此探索回歸教育的本質。近年,國家大力倡導建立「和諧社會」。很明顯的,這並非可靠經濟、科技而成,而需培育民族的「文化軟實力」。一場「復興國學」之風,在今天社會中,逐漸形成。

國際經典文化協會,叨隨各先賢大德,致力傳承優質傳統經典文化,而舉辦推廣、培訓、教材編纂、開設學習班次等各式活動。「經典翹楚榜」是其中一環節,藉以鼓勵各界人士誦讀、背誦中華文化經典,而提升文化素質。

本屆「經典翹楚榜」,在各方面都有令人欣喜的發展:

l   參加人數繼續穩步增長,從去年的2,700人到3,600多人。

l   參加地點,除香港、深圳外,已發展到廣東(茂名)、河南(漯河)、天津等地;海外亦有馬來西亞、泰國團隊參加。

l   在本港,校內推行經典誦讀的學校亦繼續增加,經本會直接支持、輔導已有三十多家;自行研辦經典學習的學,似亦不少。

l   除「香港大學中文學院漢語中心」外,我們今年更欣承「香港中文大學文學院雅禮中國語文研習所」同意合辦活動,再顯示高等教育界對此文化活動的肯定和支持。

l   今年三月,本會與「香港大學中文學院」及「香港中文大學文學院雅禮中國語文研習所」聯合主辦「第六屆全球中華文化經典誦讀大會」,近三千位來自海峽兩岸四地、東南亞(星、馬、印尼、泰國)及日本的朋友前來參加,反應熱烈。大會更獲中聯辦、本港教育局、民政事務局、九家大學校長、六大宗教領袖,及大陸、台灣、東南亞等各地文教人士的大力支持,顯示了這文化活動的認受,不分國界,不分宗教,不分朝野。

凡此種種,我們深感鼓舞,亦深感任重力微;唯抱著「感恩、歡喜、慚愧」之心,黽勉不懈,以盡忝為炎黃子孫的責任。「杜鵑再拜憂天淚,精衛無窮填海心。」願以此與各界有心人士共勉。

最後,本屆活動,承蒙各參加學校、團體、評核老師、工作人員、義工團體等鼎力協助,得以順利舉行,我們謹此致崇高敬禮及謝忱。

國際經典文化協會主席    溫金海敬識

二○一二年六月三十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