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

去(2013)年十一月二十六日,國家主席習近平到孔子故鄉,山東曲阜的「孔子研究院」考察,開宗明義便說:「我到這裏來,就是體現中央弘揚傳統文化」、「國無德不興,人無德不立」,云云。隨後他又檢視一本《論語》和一本《孔子家語》,說:「這兩本書我要仔細看看。」

習主席此行,激起政府及民間的一股「國學熱」,也令很多在推廣傳統文化的朋友大感鼓舞,覺得多年期盼的時機終於來了!

此發展固然值得欣喜;但宏觀而言,這也可以體會為中華民族文化復興進程中合理的另一步。眾所周知,因歷史原因,我國傳統文化斷層已近百年。近代,於中國大陸,最早倡議恢復傳統文化的,在19953月,九位德高望重的全國政協委員(趙樸初、葉至善、冰心、曹禺、啟功、張志公、夏衍、陳荒煤、吳澤西)在第八屆全國政協會議上正式提案《建立幼年古典學校的緊急呼籲》。九位老人語重深長的指出:「如果不及時採取措施,任此文化遺產在下一代消失,我們將成為歷史的罪人,民族的罪人…希望在有生之年重聽弦歌,到古典學校中走走,看看後繼之人。」

繼此,政府及民間均逐漸牽起重新學習傳統文化的風氣。其中,政府在2004年11月於韓國首都首爾創立第一所「孔子書院」,至今全球已逾四百所;教育部逐漸增加古文詩詞在中小學課程的比例;在民間,台灣王財貴教授二十年前開始公開推廣「兒童讀經」,至今引發逾千所「現代書院(私塾)」;淨空法師大力推動《弟子規》和「聖賢教育」,其信眾自發舉辦公益「幸福人生講座」,遍及全國;各方學者於電視媒體如「百家論壇」中,演繹傳統文化等,均影響深廣。

在這背景下,本會十年前創立,為傳承文化而稍盡綿力、希望藉此以正化人心,提升氣質,肇體大同。

我們認同「讀經」對成人及兒童均饒有裨益;當然兒童得益更大。因此,我們盡力舉辦一系列相關活動,如:-

l   全球中華文化經典誦讀大會、

l   「兒童讀經」師資培訓、

l   推廣、輔導、支持學校及社會團體開設「兒童讀經」班、

l   編纂經典教材、出版《中華經典粵音誦讀系列》、

l   成人經典(如《論語》、《易經》、等)學習班、書法班等

l   「經典與教育」研討會、

l   「經典翹楚榜」等。

在這十年的推廣、觀察、反省、思考中,我們深深肯定傳統文化的深邃、珍貴,及在現代社會中的重要意義。經典不會過時,因為經典中的精華是認識人性,提升人格;而人性、人格亙久不變。

同時,我們也認識到「讀經」很重要,但只是學習傳統文化的第一步。我們察覺到,大概因為文化斷層太久,明師難求,現代人對傳統文化普遍認識不深。但心嚮往之,而「讀經」看似易知、易行,故不少人趨之若鶩,但只停留於追求「讀經」的數量而不及其質。《中庸》:「博學之、審問之、慎思之、明辨之、篤行之」。「讀經」需要經過「問、思、辨」而止於「行」,否則只得其形而不得其神。對此,我們頗覺擔憂,但亦理解,這或是傳統文化復興中必需經過的過程。

因此,我們戰戰兢兢,一方面繼續推廣「讀經」,一方面不斷深思、探索其中的深層意義和方法,及與教育的關係,以求中庸之道。我們深信,「讀經」應該是教育(尤其是幼教)必要的部份,但不是教育的全部。「尊德性而道學問」,教育本來應該是上施下效,身言雙教,德學兼顧,按次弟而學習「做人,做中國人,做現代世界的中國人」,回歸生命,落實生活。

我們也明白,「經典」載體,不只限文字,其他如書法、音樂、繪畫、武術等都是「經典」。故此,前年,除了評核背誦外,我們增加了「徵文比賽」;今年又得「香港詩書聯學會」同意,合辦「第一屆經典杯書法比賽」。我們日後亦將逐步把經典的學習,更多元化地推廣、傳承。

我們非常欣慰,「經典翹楚榜」得到越來越多朋友的支持和關注。今年的參加人數愈四千人,再創紀錄。特別一提,卓雅小學前校長陳斌先生退休後,發起「中華國學經典教育學校(深圳)聯盟」,積極參與。我們相信,隨著民間傳統文化團體逐漸成熟,國家支持的政策日趨清晰,「草上之風必偃」,國學之風將穩步前進。《易》〈漸卦〉彖辭:「進得位,往有功也;進以正,可以正邦也」。是所虔禱!

一如既往,此次大會,承蒙多所學校、團體、評核老師、義工團體等支持,及各方文教大德垂注,盛舉得成,我們深表感謝。並敬祝各與會人士身心康裕,德性日隆。

國際經典文化協會主席

溫金海敬識

二○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